Dryope

我很幸福、因为我爱的人也爱我、

  你是我喜欢的人、我想这份喜欢至死不渝、因为喜欢与爱相异、无需任何誓契、
  尽管我心易变、但这并不能掩盖你是我的初心、更不能妨碍你成为如此这般耀眼的明星🌟、

说起冷CP我一定要来掺一脚、鹿凡这对不仅冷、还凉到西伯利亚去了、(ノಥ益ಥ)

【双吴】暴风雨乘以大象是什么梗



写在前面:

只是一个长一丢丢的小段子,文笔略尴尬的地方还望各位多包涵,阅读愉快哈、以上。

正文部分:

吴世勋最近很忙,忙着唱歌练舞,忙着参加各种活动,忙着吃忙着睡,忙着看他凡哥有没有给他发消息,结果令人有点儿…不!是很是失望,上一条消息还是上周六的晚安,听兴兴哥说老吴最近也是忙的不得了,空中飞人似的各地飞,都没有好好休息。团宠小朋友暗自撇撇嘴,和兴兴哥联系都不跟自个儿联系,好吧,作为一个体贴的攻君,小吴弟弟很乖巧的没有去打扰自家凡哥,先在小本本上记上一笔。

对象暂时失联,小吴弟弟只好忙里偷闲的翻墙看七十二层奇楼以解相思之苦,其间各种查词典请教兴兴哥那些晦涩难懂的中文词句,好不容易理解了个七七八八,其中的“奸情”又让他颇不淡定,他预想曾经的双吴已经改朝换代了。

 “兴兴哥,‘大象’是什么意思?”

 “就是elephant,长鼻子的那种动物。”

 “哦…那没有别的意思?”

 “…那是老吴和吴磊分手的暗号啦暗号。”张艺兴摸摸鼻子,以掩饰他不小心想起蜡笔小新里大象的尴尬。

 “下雨呢?暴风雨呢?也都是分手的暗号?”吴世勋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

 “对对,就是这样的。”

 “话说,兴兴哥,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都熬出卧蚕了。”

 “…”还不都是你个小兔崽子偏要拉着我给你解释什么大象下雨暴风雨的。

于是在前一天晚上张艺兴的悉心教导下,吴世勋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吴亦凡和吴磊有奸情的全部证据,在午饭间隙,他迫不及待的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吴亦凡,我要跟你大象!”

 “臭小子,要叫哥。”

 “我不管,咱们大象!”吴世勋拿出团霸团宠闹腾的劲儿来。

 “咱为什么要大象?”

 “你都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哈?哥哪有?”吴亦凡在电话这头都明显感受到了来自吴世勋牌的白眼一枚,但他也很委屈的好吧。

 “都大象了,不就是说之前就勾搭上了。”

 “世勋,大象是个什么意思啊,给哥解释解释?”吴亦凡估摸出世勋所理解的意思,笑问道。

 “兴兴哥说是分手。”

 “世勋吃醋啦?”

 “我都头顶呼伦贝尔大草原了!”

 “那是解除联盟关系的意思啦,别擅自添加不存在的感情戏啊,你都是从哪儿学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吴亦凡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兴兴哥教我的,总之,我有些生气了。”

 “那哥要怎么做世勋才能不生气呢?”吴亦凡暗自吐槽“人民教师”张艺兴的乱教一气,一边哄自家的小吴弟弟。

 “…”吴世勋沉默了一会儿,平光镜下眼睛咕噜一转,就有了主意。“你有freestyle吗?”

 “… …Ayo

我叫kris wu ,我从来不诉苦

但下面有些事,哟

我一定得要说

yeah、check it out!

奇楼录制精彩多

跨国男票连夜爬墙把剧追

晦涩中文难解读

暴风雨大象到底是啥梗

前方实力坑队友

暗号玄机随便把它扯

大雨秒变分手梗

男票电话午间来

开口就说咱大象

你说宝宝我委屈不委屈

啥都没干就被分手”吴亦凡深感真是自己挖的坑硬着头皮也要自己往下跳。

 “凡哥,下次见面我们来做羞羞的事情吧!”

 “世勋…”

 “大象!”

 “勋勋啊…”

 “暴风雨乘以大象!”

 “好…”吴亦凡很没骨气的服了软,那感觉跟签了卖身契似的让人没了脾气。

 “这周哥为什么都不和我联系?”

 “吴世勋,今天周一!”

-FIN- 



看到lofter里凡受标签都被呜喵霸屏、而我却还死守着前四大门面不放、内心真是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酸爽、

【鹿凡】一小段子


“小鹿…”

“哎呦喂,那么委屈呢,这是怎么了媳妇儿。”

“去你的媳妇儿,我是老公,快叫我老公…”

“好好好,老公老公,这点儿这时段你不在拍西游伏妖呢嘛,怎么啦?”

“我…饿。”

“这啥剧组都不包饭的啊,你等着,现在在哪儿呢给老公发个定位过来,我买东西找你去!”

“别别别,鹿晗你别激动,剧组包饭,包饭,是打饭阿姨…太凶了,我…吃不饱。”

“…”

“我想着吧,人是长辈,为表尊敬叫了声阿姨,媳妇儿你知道我叫完后,阿姨看我那眼神吗,满满都是戏,还咬牙切齿的说,不要叫我阿姨,吓死宝宝了,林更新那个心机boy,见人阿姨嘴特甜的直接喊人姐姐,人一高兴每次都大勺大勺给他打(宝宝不开心…宝宝有小情绪了)。”

“噗嗤…宝贝儿你咋那么可爱,这次学乖了吧,下次再不乖乖叫老公,老公也不喂你。”

“…鹿晗,你个小黄人o(*////▽////*)q…(*/ω\*)”


怎么唱情歌(鹿凡、半现实向)


    凡凡,多说无益,这份爱,就让时间来为我们证明。

                                                                                                     ——题记

  “凡…吴亦凡啊,新年快乐…”那个人的声音,和我脑补的一样…

  “鹿晗。”

  “嗯?”是温柔的,就像是早晨和煦的阳光...

  “亦凡在洗澡呢,要不我帮你叫他?”

  “啊,大表哥?不用不用。”

  “刚结束浙江跨年晚会的录制吧…”

  “哥怎么会知道?”

  “还能怎么知道,这不亦凡…咳咳,浙江卫视的跑男嘛,我老爱看了…”

  “这样啊,那行,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哥早点儿休息吧,晚安。”

  “成吧,晚…等一下,你看你今天给亦凡打电话,他也没接,不如明早你…”快倾听我内心深切的呼唤…

  “… …叫他起床?”

  “不叫也没关系,我就提个意见。”我就客气客气,快倾听我内心真挚的呼唤…

  “这不小事儿么,放心交给我吧。”

  “得嘞~”

  “嘟嘟嘟…”

    虽然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但大表哥的意思不就是变相的告诉我“凡凡他是关注我的。”鹿晗沉浸在这样的喜悦里难以自拔,以至于老高被他吵得不得不放弃睡觉,大晚上的还要陪着他脑抽瞎激动。

    再让我们来看看大表哥这边挂掉电话后的情况:

  “you are so bad boy,我早发现,不是你对手,(叫你起床)我被打脸…”2333…明早不用叫亦凡起床,这不就意味着不会被瞪,不会被砸…不愧是鹿晗男神,好温柔…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要为你贡献跑男收视率…

  “哥,这大晚上的,你干嘛呢?”

  “啊,亦凡啊,快过来,哥给你吹吹头发,别再着凉了。”

  “哥,给说说吧,大晚上的兴奋什么呢?”

  “刚鹿晗给你打电话来着,你洗澡不方便接,我就帮你接了。”

  “...鹿晗?”

  “嗯,鹿晗…说祝你新年快乐。”

  “其他的呢…还说了什么?”

  “嗯…还说了晚安。”

  “不过想想这话好像是对我说的。”

  “噗…”

  “亦凡,你笑什么呀?”

  “没,很晚了,明天还跑通告呢,睡吧哥,晚安~”

    虽然没有接到那个人的电话,但那个人确实给我打电话了,很久没联系,只能在网上关注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过的到底好是不好,身体呢?养好了没?有没有又被他折腾出什么病来,那时候解约走的太过匆忙,公司管的又紧,有些心情不敢给他讲,后来再见面,没有了组合的联系,说了会失去吗,打心底里有些害怕。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想?会和我有一样的心情吗?

                           ——————早晨分界线——————

  “鹿晗,起床起床,麻溜儿的。”

  “凡凡,今个儿怎么起这么早,再陪你未来的老公睡会儿。”

  “鹿晗你丫儿,昨晚陪你睡的是我老高,你这个负心汉,睡完就没我啥事儿了是吧。

  “…呼…呼…”

  “你倒是快点儿起啊,今个儿还录节目呢,赶不上地铁我就帮你订机票,还专订靠窗儿的。”

  “再睡一会儿,就5分钟,昨晚HIGH太晚了。”

  “叫你大晚上不睡觉就知道瞎激动,快起快起,你要是还不起咱们儿就不去了,也不见吴亦凡了,让你以后都打光棍儿,看着吴亦凡和长腿儿美女结婚,生一堆小长腿儿美女…”

  “去去去,瞎说什么呢,我起还不成吗,我跟你说,吴亦凡要是敢当我的面儿找一长腿儿美女,我就当着人儿美女的面儿吻他。”

  “嘿嘿,鹿晗,听你话里的意思和着吴亦凡背着你找长腿儿美女就成是吧。”

  “哼哼,他敢!!!就是找一不是我的人结婚我都跟他没完儿,否管男女。”

  “嘿,鹿晗,放狠话你丫儿有胆儿去吴亦凡跟前放去…”(叽里呱啦…)

  … …

    总之在经历赖床斗嘴挑行头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鹿晗和老高一行紧赶慢赶终于在高铁运行前五分钟检票乘上前往北京的高铁,而鹿晗一上高铁顾不得听老高的念叨,拔腿就往卫生间跑。

  “…”宝宝没睡够,宝宝不开心。

  “凡凡,麻溜儿的起床”这人声音听起来怎么如此耳熟。

  “谁?”

  “猜猜看”我知道了,所有叫我起床的恶人都有一样的声音,鹿三岁以前叫我起床的声音也这样。

  “鹿三岁…再让我睡会儿,就五分钟”

  “猜对了,快麻溜儿的起来”

  “真是鹿三岁?那猜对了都没点儿奖励的啊?比如说,让我多睡个十五分钟,请我吃盐焗蜗牛之类的。”

  “吴凡凡,你个考拉,这样吧,如果你现在起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怎么样,想知道吗?”

  “这个提议不怎么样,我显然不想知道。”

  “吴八岁,尊老爱幼懂不,我比你老你就不能给我点儿面子说你想知道。”

  “鹿三岁,明显我比你大五岁,你更应该尊重我让我睡觉才是。”

  “外号归外号,咱能说说实际年龄不?”

  “不可以,粉丝的眼睛是雪亮的。”

  “嘿,我这暴脾气,不过瞧你还能跟我斗斗嘴,该起床了吧,几点儿飞机啊?”

  “嗯… …完了完了晚了晚了,咋办呐,大表哥你咋不叫我呢?…”

    声音由近及远,让鹿晗忍俊不禁。

    如果你说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捆绑cp炒作圈饭,是想和你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只可惜你不想知道,我就无法告诉你这份心情。

                          ——————节目分界线——————

    鹿晗记得年少时,遇到一个好喜欢的姑娘,追了很久那个姑娘也没答应,他学着偶像剧里的男主,给女孩儿唱情歌,唱《简单爱》,唱《豆浆油条》,至今他都还记得那个女孩点头说好,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但高考结束后他决定到异国闯闯,这段感情便也不了了之。后来他爱上了一个人,和那个人一起站上了舞台,成为了一名歌手,却没为他唱过什么歌,在他在身边时没为他唱《类似爱情》隐晦的告诉他自己的心情,在他难过是没为他唱《裂缝中的阳光》给予他安慰和鼓励,在他离开时没为他唱《天上人间》为他祝福,在想念他时没给自己唱《味道》借以表达思念,这次久别重逢他想好好为他,为这份深埋心底的感情唱一首情歌。

  “心若倦了,泪若干了”

  “这份深情,难舍难了”

  “曾经拥有,天荒地老”

  “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

    我们曾在一个组合,睡过一个房间,是触手可及的距离,现如今我们各奔东西,彼此之间时常隔着几座城市,一片大洋的距离,即使身处一个圈子,关于你的消息很多时候都是听说。

  “这一份情,永远难了”

  “愿来生还能,再度拥抱”

    如果此生我们不能在一起,那我就会离你远远的,就算想你了,想要看看你也会悄悄的不让你知道,然后争取在来生早点儿赖上你,让你爱上我,你把小爷我扳弯了可不能让你直着。

  “爱一个人,如何厮守到老”

  “怎样面对一切,我不知道”

    但如果你和我有同样的心情,我们在一起了,即使未来的路很坎坷,难走到不行,我也绝不会在半途中将你抛下。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

    那时候你解约,走的那么决绝,我以为心底的这份感情会淡,会随着时光的洪流远去,一切都会步上正轨,我会和一个女孩儿结婚,生孩子,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然后和她相互扶持,逐渐老去。只是再遇见你,再和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面对同样的观众,却比以往更迫切的想和你在一起,这样的想法挺矫情的是吧,或许爱情本身就是矫情的。

  “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情难了”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 …

    假如除去鹿晗由于坐高铁来晚了的话,节目录制很顺利的在进行着,录制过程中,鹿晗一个劲儿的往吴亦凡那边儿跑,往吴亦凡旁边一站就笑的一脸褶子,吴亦凡被强吻那段儿,鹿晗的表情可精彩了,老高在后台看着差点儿没笑抽,这白要是告成功了,铁定是要消毒的,消完毒接着就是… …(咳咳…我知道你在想啥,面壁思过去)

    再说说吴亦凡,鹿晗唱那歌本来就搅得他心神不宁的了,再加上他老往自己旁边儿窜儿,跟三岁小孩儿似的,害的吴亦凡表情管理也不咋地,就差露牙龈了。

  “鹿晗,节目录完,我有话要对你说。”

  “好。”

    于是,在节目录制完后,就有了大表哥和老高贴门的场景,这两人原来也是八卦的主,面红耳赤的也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总之门里面的两人在一起了。

 

    你说他们多傻,明明互相爱着却一次次的错过,但或许就是这一次次的错过反而坚定了爱着的心也说不定,未来很长,不要心急,总会有人为你唱情歌。

                                                      —FIN—


研究性追星报告


追星对象:吴亦凡


 


追星时间:2014年8月末——


 


追星次数:1


 


报告时间:2016.3.12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很肯定自己一定不会去追星,甚至对追星这件事儿一度感到不屑一顾,直到后来我“遇到”了吴亦凡,他改变了我对追星的看法。


 


  最开始“认识“吴亦凡,是在组合刚出道那会儿,班上流行韩娱,最后一节自习课老师开会,大家打开多媒体集体看MV,同学们热烈的讨论着他们的新歌,舞蹈,谁是谁,但我心里老惦记着校门口奶茶店里刚炸出来的鱼肉卷,泛着诱人的光泽,散发出浓郁的食物香气,于是便在教室的吵闹声中,和另一个吃货从后门偷偷溜了出去。


 


  曾经我也算是半个动漫迷,动漫在很大程度上给予了我很多,除了正能量的一面外,也因为动漫,我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成为了一名腐女,在没发现广大同好前还一直默不作声,怀疑自己不太正常,如今我已有五年的“腐”历史,却一直没有好的文笔给我喜欢的cp贡献几篇好文,好心塞╮(╯▽╰)╭


 


  同人文是我饭上吴亦凡的一个契机,2014年8月那会儿我偶然看到了一篇改文,改自一篇叫《你不必再爱我》的exo同人文,大概是因为当时网上评论exo的人太多,喜欢他们的和黑他们的人都很多,我很是好奇的看了一遍原文,当时觉得好虐,看的我一把辛酸泪,然后就想要去了解他们,那时候吴亦凡解约了两个多月三个月,我刚开始了解他们之间的兄弟情。


 


  我一直有个算是病态的心理,在同人文里,我觉得我喜欢的人一定要是受,大家都爱宠着他的那种,那篇同人文的cp是ALL桃,看了之后觉得感觉还不错,虽然那时候我还不了解他们,甚至连他们的样貌都不太分的清,但我还是撸了不少文,当时比起大势的牛桃,我更喜欢看鹿桃文,不过自从饭上吴亦凡以后,我重新回过去看这些文时,发现自己真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当然这并不是写得不好的缘故。


 


  后来我逐渐从同人文,他们上的综艺节目,歌曲MV,百度百科等各种渠道了解他们,随着了解的深入。我可以很快的一眼分辨出他们十二个人了,毫不不夸张的说,为此我曾一度有点儿沾沾自喜。不知道从何时起,我的注意力不再集中于HZT,开始很没节操的转向一直在喊一二三的那个人,一直站在最边上的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有时会露出蠢蠢牙龈的,时常无意识卖萌的,看起来让人很安心,想要依靠的那个叫吴亦凡的人,大概就是那段时间,我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颜狗,毕竟大家长得都很帅,我却没有一个个都喜欢一遍,这么说来我也算是个“有内涵”的人吧!(才怪~)


 


  九月份,我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我肯定了自己是喜欢吴亦凡的,我开始知道他从小辗转各地,会四门语言,喜欢打篮球,梦想是打NBA…开始知道他解约离开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知道他是多么的勇敢,多么敢于做自己。起初,对于他的离开我总觉得有些难过,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他们十二个人在一起,从出道开始默契度越来越高的样子,好喜欢他们十二个人一起笑的开怀的样子,好喜欢他们十二个人坐在一起吃火锅的样子。


 


那年吴亦凡离开了组合,HZT说了好难听的话,成员们的态度也曾使我感到心凉,但后来我看到凡凡在访谈中说:“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吧… …他们就是我的青春… …银色的,最好的kris队长!”或许是为了避嫌,这段被剪掉了,只是看到这些,我却颇有些得瑟的觉得,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记得去年10月,CanYeol在首尔巨蛋演唱会上唱了“All  of  me”,这首歌凡凡解约后也唱过;老炮儿上映,灿烈在机场用手机拍了宣传海报,我不确定这是不是炒作,他们的兄弟情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我一心结,我总希望是真的,但这又或许是因为我曾看过不少灿凡文,腐女心理作祟,总是希望他们多给我点儿粉红,好让我开脑洞,哈哈~其实我是“坚定”的鹿凡党的。


 


  虽然我认识他们认识的是晚了些,错过了陪吴亦凡一起度过2013年的机会,错过了他们十二个人一起走过的那段青春,但还好,关于吴亦凡,我并没有错过他后来几首新歌首发;没有错过至今为止出现在影院的大荧幕上演员吴亦凡的身影;没有错过他作为一名模特,穿着“布袋校服”走上伦敦秀场;没有错过他代表自己,代表亚洲,站在NBA ALL STAR的球场上和前辈们一起打球… …离开这条路他走了很久,走的也越来越像他自己,如果你是梅格妮,你一定知道凡凡很棒,他从来不会让喜欢他的人失望。最近他很久没有更博,2016年大概又是忙碌的一年吧,先是完成自己年少的梦想,再是被名导相中出演“星际特工”,接下来是“欧洲攻略”… …工作很忙碌,虽然知道你听不到,但还是想要和你说,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说起来,我大概一辈子也没法儿和凡凡见一面,喜欢他的人太多,我很没有勇气。


 


  总之呢,罗里吧嗦的说了那么多废话,到底也就是想在这趟追星之旅的途中留下些什么,好在多年后想起时还能弯起眉眼,勾起嘴角。曾经我以为我不会爱上谁,这辈子大概就会一个人孤单的这么过,现在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或许没有凡凡那么高,不及凡凡的相貌好,也没有凡凡那么有才华,但他会有一颗爱我的心,会给我一个人唱歌即使五音不全,现在我不爱谁,一定是因为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大概就是因为爱上这样一个会飞的银河少年,才会如此强烈的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以上。


 


                                                                                                  报告人:我


 


 


 


                                                       -FIN- 


 



岁月静好(鹿凡、半现实向)

  后来的后来,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概括的清的,无论是好的亦或是坏的,是幸福的再或是痛苦的事情,我们都一一承受了下来。2014年、2015年、2016年...随着时间的流淌,EXO的人数也在慢慢的减少,但总有人默默地坚持着仍旧不肯放弃,没有人再会去责怪谁,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人要先走… …尽管如此,该在一起的都在一起了,该幸福的也都幸福了…


  举例子说吧,就在前段时间啊,鹿凡夫夫去参加了金俊绵的婚礼,对方是温婉可人的大家闺秀,门当户对。及腰的长发用簪簪住,唇角带笑,梨涡微现,眉眼弯弯,看得吴亦凡一阵恍惚,这可不是天使一样的女生吗?随之鹿晗的脸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的一下就变得性感起来(KAI的肤色也很性感呢~),一边把吴亦凡往自己身边带了带,还一边挑衅的望着金俊绵,惹得周围众人一团哄笑。


  去会场的路上,鹿晗拉着吴亦凡的手走在最后


——“凡凡,新娘好看吗?”瞧瞧鹿晗笑得那一脸褶子,声音温柔的都可以掐出水来。


——“嗯,好看。”几乎没有犹豫的,这孩子回答的还特别真诚。


  于是乎,京城鹿爷表示他现在就想把吴亦凡就地办了,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着急,这笔账等晚上回去再慢慢算…不经意间回头的嘟嘟看到鹿爷“猥琐”的笑容后表示他受到了惊吓。


——“但没小鹿漂亮!”


  你说这孩子怎么就那么暖心呢,只是把漂亮用在男人身上合适吗,鹿晗怎么想都觉得有种被调戏了的错觉,而这种错觉在他看到吴亦凡憋笑的时候很快得到了证实,走在不远处的张蛋蛋,听到全部对话的张蛋蛋,在心底悄悄为吴亦凡默哀的同时点了个赞。


  许是最近太宠着这二货了,竟敢公然调戏老公,本着老婆要有原则的宠,现在不给点儿惩罚这“一家之主”的威严该往哪放?除身高外霸道总裁气场全开的鹿晗右手勾住吴亦凡的脖子,左手环上对方的腰,来了一个热切的法式热吻,完事儿了还凑到吴亦凡耳边,挑逗的说:“凡凡,接吻的时候要记得用鼻子呼吸。”随后小腿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鹿晗也不恼,还笑嘻嘻的拉着吴亦凡的手边往前走着边说:“夫妻之间偶尔当众秀个恩爱不是很稀疏平常的吗?凡凡我们再亲一个?习惯就好。”桃子表示,之前只听说过流氓兔的,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有“流氓鹿”…没听懂对话但目睹现场的韩国弟弟们和包子大哥只顾着埋头走路,SUHO表示就算即将脱离单身也没法儿防止分分钟被亮瞎双眼…哦,别忽略了世勋的白眼儿。


 


  随着音乐的响起,红地毯的一侧,象征幸福的鲜花拱门下,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臂一步步走向幸福,EXO的Big mother或许过不了多久就要承担起为人父亲的责任,想到这里,金俊敏觉得有点儿紧张,这种感觉就像…就像练习多年,终于看到出道名单里有自己的名字;就像进入EXO被任命为队长,觉得责任重大;就像第一次作为EXO的成员站上舞台,觉得一切都美好的不太真实。从长辈手里接过爱人,在上帝面前,众人的祝福中许下不朽的誓约。


  看到这里,台下的吴亦凡红了眼眶,紧紧回握住鹿晗的手,这一路走来到底有多不易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不过,还好,风雨过后,鹿晗仍旧陪在自己身边,从未离开。


——“小鹿,之前说的誓词都不算,今天我要在上帝面前重新说…”


——“你愿意这辈子都和我在一起么?无论是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无论是年轻帅气还是容颜老去,耍小性子还是调戏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离不弃,始终陪在我身边直至永远?”


  这样的画面,任谁都久久不愿把目光移开,以至于台上的大白牙由于看得太过专注,而忘记了自己作为伴郎的责任…


——“灿烈啊,灿烈…”


  “母亲”急切的呼唤,终于换回“儿子”短暂的回眸…


——“哥你干嘛呢?”


——“我还没问你干嘛呢?哥的…”


——“那个谁,左边站点儿,挡我视线了。”瞧那嫌弃的小眼神,看得金俊绵一愣一愣的,接着就往左边站了点儿…哎,不对,我让啥道啊?


——“你这臭小子,哥这结婚呢,快把戒指给我,等完事儿了再和你算账啊!”


——“什么戒指啊?这不正换着呢吗?”


  金俊绵好奇的顺着朴灿烈的视线看去,吴亦凡和鹿晗两人正交换着对戒,脸上洋溢着的是满满的幸福,全场的目光好像都被那个角落承包了,没有人讨论是非,没有人谈论对错,有的都是对这对同性恋人的祝福以及艳羡。


  而婚礼上的这场小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一切又像之前安排好的那样井然有序的进行。


 


  “挨个来做那个吧,像拍广告那样。”就像很多年前EXO’S showtime,大家围在一起吃火锅,KAI也曾这样提议着,不过这次或许是因为电视上再也看不到了,亦或是因为大家难得一聚,这个提议立即获得了另外十只的一致赞同。


  “那就从凡哥开始吧,等俊绵哥过来敬酒再让他补上。”


  “我吗?好的,我知道了”


… …


  事实证明,吴凡凡在蠢萌的道路上越走越欢脱,已然一去不复返,即使是在和兄弟们的聚会上,综艺之魂也眷顾着这个二货。伯贤笑得直不起腰,一遍一遍的replay精彩部分;灿烈在一旁捧场,奋力鼓掌;钟大也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直拍桌子,这哥还和以前一样搞笑。吴亦凡侧头瞪了鹿晗一眼,傲娇着开口“别装了,想笑就笑吧,别憋着。”鹿晗也很给面子的掉了下巴。


  


  吃过饭,宴席也到了尾声,大家站作一排合影,


——“一二三”


——“WE ARE ONE!大家好,我们是EXO。”就像事先排练好的一样,或是习惯使然,出口的是许久未大家一起的开场白,十二个男人在时光的雕琢下,变得越发的成熟坚韧却难隐这欢喜的泪水,大家抱作一团,泣不成声。离开的人这些年来的好与不好,未走的人这些年来的幸与不幸全都无人提起,有一段艰辛只有自己知道。但那些十二个人共同的回忆,十二个人共担的痛苦,十二个人共同的欢笑他们十二个人全都知道,这段情意没有人走茶凉,没有因误会而错过,并且在很多年后的今天还能相聚一堂,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在回程的路上,吴亦凡把头枕在鹿晗腿上,迷蒙着双眼…


——“小鹿…”


——“嗯?”


——“鹿晗…”


——“我在!”


——“如果,你可以重返20岁的话…”


——“我还会进SM公司,还要成为练习生,还要遇见你,还要和你在一起。”鹿晗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弄着对方的头发,言语间是满满的宠溺。“凡凡,睡会儿吧,到家我叫你。”


  吴亦凡没有再说话,只是乖乖的闭上眼睛,安心的睡去。


  有一种幸福是你爱的人也爱着你,爱着你的人能够一直陪在你身边,从此时光深处,岁月静好..


                                                  —FIN— 



趁时光未老(鹿凡、半现实向)

  吴亦凡,数月未见,总觉着你胖了,笑得更傻了,也变得更加帅气了…我感到十分欣慰,我家凡凡宝贝在没有我的这段时间里也有好好照顾自己。许久未联系,只能从网络上获取关于你的消息,这让我很是不满,这不,鹿爷就准备要来找你了…不过,去找你之前,我想先去布拉格看看。

  走之前那个晚上,我和蛋蛋红茶绿茶小暖灯进行了最后一次彻夜长谈…

  “鹿晗,你以后要替我好好照顾老吴,你别看他表面上装的跟个超人似的,其实内心就一软妹子!”

  “他以前想家的时候,偶尔觉得委屈的时候,会偷偷躲起来哭,被我偶然撞见过两次,还红着眼挂着泪的跟我装冷都男,被揭穿了还嘴硬,说什么是眼睛进了沙子…”

  “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中国练习生,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是他一路陪着我走过来的,但是在他最难过,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我们这群兄弟连一句安慰都没有,甚至冷言相对…”

  “他解约离开,一个人站在风尖浪口上,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我们的不理解,指责也曾伤了他的心吧…也是,他那么傻一人,对我们掏心掏肺的好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是谁都会觉得心寒的吧…”艺兴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

  “凡凡他…”鹿晗仿佛是想解释些什么,但是张艺兴并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其它人的想法我不知道,但是我早就不怪他了,鹿晗…”说到这里张艺兴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继而说“你回到中国以后,见着他先别急着抱也别急着吻,我怕你把老吴抱完吻完拐上床,把我托你说的话做的事都忘了,得先记得替我跟他说,我想他了,让他一个人也别太拼命,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别学着我瞎折腾,伤了腰,留下了病根…不行,不能提我腰的事儿,免得又让他瞎操心…你就跟他说大家伙儿现在挺好的,让他自己也照顾好自己……”看着张艺兴说得一脸认真的模样,在一旁听他絮絮叨叨的鹿晗不自觉的弯了嘴角。明明一直聊着的是自家媳妇儿的话题,却总觉得插不上嘴呢。但其实想想也是,练习四年,出道三年,七年的相伴,七年的情谊又怎会被一纸诉讼给轻易斩断…

  鹿晗笑着示意张艺兴停一停,身子朝前抱住他缓缓开口:“蛋蛋,等我找到我家吴亦凡,我会跟他说兄弟们都很想他,并且大家现在也都挺好的,无需挂念也不必担心…我呢,会一直陪在吴亦凡身边,好好照顾他,做他的依靠。等父母这关过了,就和他一起退出娱乐圈,飞荷兰拿结婚证,领养一熊孩子,给他一个完整的家。”鹿晗松了手,正了正身子接着说:“等一切都安顿好后,过年我就带着凡凡和孩子来一个个串门讨压岁钱,到长沙找长沙伢子,到青海找青海熊猫,到韩国首尔来找这群养不熟的白眼狼弟弟,一个个儿的都别想逃啊~”

  听着房间里鹿晗谈论着的自己想要的未来,门口偷听的几人不约而同的红了眼眶,谁又能真正的怪罪于那个平日里最护着他们宠着他们的哥哥呢?只是拉不下脸,拨不出电话,不知如何开口… …那些不告而别,所谓背叛都早已被放下,他还会是黄子韬22岁的成长目标,还会是他们爱戴的哥哥,还会是他们最好的兄弟。

——————————————分割线——————————————

  十一月的布拉格,寒意阵阵,薄雾弥漫,鹿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踏上了这片未知的土地…在距离查理大桥三五百米的一家名为AT THE BLACK STAR的公寓租住下,故事从这里才算开始…

  在布拉格广场上,一个男孩儿笑容满面,目光虔诚,单膝跪下,从身后拿出一把胡萝卜——“you said no flowers,like this you can marry me?”,路过的行人不觉放慢了脚步,喧嚣的广场瞬间变得异常安静,等待的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yes,I think I will.”女孩儿红着眼红了脸,不断的点头,回答的声音不大,却仿佛有安抚人心的作用,让大家都跟着松了口气,掌声此起彼伏,带着浓浓祝福的味道,不远处整点的钟声响起,那座见证了上百年时光流逝的中世纪自鸣钟也见证了这幸福的一刻;在圣维特大教堂和它留影纪念,仿着你的样子带着同款式的帽子,彩绘的玻璃窗下一对新人正在众人的祝福中许下不朽的誓约,鹿晗悄声进入,微笑祝福,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得到象征幸福的捧花,一切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鹿晗把所有遇见的幸福都当作自己的幸福,他一路走走停停,把“有一个地方”所有宣传海报上、宣传短篇里出现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猜想着吴亦凡当时的心情,便觉心里越发想念。走在哥特、巴洛克式的古代建筑群中,看着古城区内无处不在古老雕塑,思索着在这座历史悠久,随便一个角落都唯美的不像话的城市,究竟是哪个地方让“你”和“她”都如此念念不忘…

  站在查理大桥上,看着伏尔塔瓦河水缓缓地流淌…旭日东升,逆光中城市的轮廓愈渐清晰,鹿晗准备去找吴亦凡了,他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他说,有很多很多事儿想和他一起做,拿着手机犹豫再三,电话终于拨通,在一声“嘀”之后就被那人快速接起,还未出声,那人的暖心的话语便已传来。

——“…鹿晗,我想你了,想见你!” 

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呢,开心?兴奋?怀念?激动?不,好像没法儿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准确的描述,各种情感被杂糅到了一起,心脏在胸膛激烈的跳个不停…

——“凡凡…”

——“鹿晗,是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凡凡,等我好吗?我现在…”

——“我知道的哟!”语气里带点儿小得意,“是兴兴告诉我的,布拉格广场,我等你…”

清晨的布拉格广场格外安静,吴亦凡调戏着白鸽,听到从背后传来的鹿晗匆促的脚步声,露出了可爱的牙龈君。刚离开鹿晗的那段时间,总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空荡荡的,怎么也适应不了,想给他打个电话,但一想到自己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直到鹿晗离开的前一个晚上,子韬给我打了个电话,成员们纷纷表示愿意支持自己,并且让我照顾好自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我并不知道鹿晗为什么解约,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我或许知道他一个人前往布拉格的理由,而现在我来找他,是因为我想他了,想见他。

吴亦凡刚转过身子站起便被鹿晗霸道的带到怀中,被熟悉的味道所环绕,心口空缺的地方被瞬间填满了,吴亦凡凑到鹿晗耳畔,微红着脸佯装淡定的轻声开口:“小鹿,…”

“嗯,宝贝,我也爱你…”

 

 

 

去见你想见的人吧

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

趁你还年轻,趁他还未老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FIN-


还好,你一直都在(青黄)

  “小青峰,小青峰,我发现了一件超恐怖的事情!”

  “哈?什么事啊?”

  “地上有好多死掉的蚯蚓,呜哇~实在是太可怕了,小青峰快来救我…”

  “你是笨蛋吗?死掉的蚯蚓有什么好怕的啊!”

  “但是,但是…哎,等一下,小青峰才是笨蛋嘞!总之,我在xx路xx号快点过来啦!”黄濑说完随即挂断了电话。

  “啧,真是麻烦”

  “对阿大来讲,只有看小麻衣这一件事情不麻烦而已啦!”从青峰接电话开始就一直盯着青峰的桃井默默吐槽了一句,放任了青峰“再次”正大光明逃训练的行为。

 

  青峰打从上车起,就一直盯着黄濑的海报发呆,不对,是一直盯着黄濑的海报在思考,“凉太会不会其实是个女孩,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打扮成男孩的样子,至于原因嘛,啊,我懂了,是因为贫乳的原故吧,哈哈哈哈哈…果然女孩还是要D cup的才行啊…”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今日1:50左右,在xx路xx号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件,一名黑发男子欲偷盗一名金发男子的钱包,被金发男子及时发现后被一把抓住手腕,事情就发生在一瞬间,黑发男子猛然掏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刀直接捅向金发男子,黑发男子趁乱弃刀逃离事故现场,导致事故现场一片混乱,现金发男子已被送往东京综合医院,至于黑发男子…..”

  新闻里刚刚说了什么?“xx路xx号抢劫案件?”“金发男子?”“被捅了一刀”哔——开什么国际玩笑,黄濑那家伙被捅了?东京综合医院,东京综合医院…对了,绿间那家伙…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哔——竟然关机…

  青峰在xx站下了车,打了辆的士威胁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到东京综合医院,青峰下车后,的哥拿着一张薄薄的钱数着自己闯过的红灯,对比这张钱与罚单的厚度,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黄濑在东京综合医院外科3号病房,还没死”

  “喂?”

  “滴——滴——”

  说句还活着有那么难吗?青峰因为绿间的这句话彻底安心下来。

 

 

 “小青峰,这里这里”

 “我很好哦,完全没有事哦“

 “抱歉,让你担心了“

 “笨蛋凉太”青峰把黄濑扯到自己的怀里

 “我好怕,小青峰…”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再也不能和你打篮球,再和你one on one…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青峰轻轻拍着黄濑

 “呐呐~你是小青峰么?还是我在做梦?我的小青峰怎么可能那么温柔!”

 “啪”

 “啊,小青峰,你干嘛打我!”

 “我看看你脑袋是不是被打坏了”

 “呜呜~过分,小青峰果然只能是小青峰…”

… …

还好,凉太(小青峰),你一直都在…

                                                 -Fin-